新聞中心頂部
您的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潮商人物

香港潮屬社團總會主席陳幼南博士

新聞來源:   發布時間:2015年10月12日   我要分享


近日,陳幼南博士應邀來到潮州,為市委黨校學員作題為《潮籍博士團與潮州再發展》的專題報告。雖然事務繁忙,但得知家鄉媒體要給自己做專訪,他仍欣然應允。當天下午,我們在潮州迎賓館見到了陳幼南,今年已經65歲的他卻步履輕松、容光煥發。采訪中,陳幼南臉上始終掛著和藹可親的笑容,他用一口流利的潮州話,跟我們說起了人生經歷,說起了家鄉潮州,談到了父親陳偉南先生。在輕松融洽的談話中,我們覺得,這不像是一次采訪活動,更像是家鄉人之間的親切交流……

談個人——

“我把大部分時間精力放在社團上”


記者:您平時常講潮州話嗎?我們很驚訝,您的潮州話怎么能說得這么好?


陳幼南:我在香港出生,我外婆是金石人,在我小的時候,她經常用潮州話“講古”給我聽,父親經常聽潮劇、潮州音樂,帶大我的工人也是潮州人,所以我跟著他們學會了說潮州話。在香港,像我這一代很多人不會說潮州話了。我的潮州話說得還算比較好,但是口音很雜,聽不出來是沙溪話。


記者:您本身是屏山企業公司總經理,又擔任多家社團要職和公職,包括香港潮屬社團總會主席、香港中華總商會副會長、香港科技大學顧問委員會委員等,如何分配辦企業與服務社團之間的時間?


陳幼南:一天只有24個小時,真是沒辦法(笑)。我現在把企業交給合作方管理,將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放在社團工作上。我是香港潮屬社團總會主席,現在總會由近40個社團組成,會員超過10萬人,工作非常多。9月21日香港潮屬各界舉辦了國慶酒會,一共有800多人參加。最近我們剛剛舉行了香港“潮州節”的新聞發布會,所以非常忙。


記者:您畢業于加拿大多倫多大學,又獲得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博士學位,原本在美國也有很好的職位。但1985年,當香港許多人都在找門路移居國外時,您卻聽從您父親的要求,毅然舍棄了國外的好職位和優裕生活,攜妻挈子,舉家返港,擔任屏山公司投資部經理。為此,屏山(穗屏)企業員工稱贊您父親“辦企業不僅出錢,出技術,還出人”。您認為您的加盟,您留洋的經歷給企業帶來哪些幫助?


陳幼南:我剛回到屏山公司的時候,中國在很多方面都比較落后,所以從外面引進的很多東西都有優勢。但中國發展得很快,屏山公司所處的行業又不是高科技行業,所以優勢越來越小,跟以前的情況完全不一樣,需要其他輔助的實業才能夠發展起來。我回來后,一步步擴大了公司的規模,在四川、湖南等地都建了廠房。現在,屏山公司正在穩步發展中,在發展食品貿易方面有很大前景。


記者:您是“香港中華總商會大學生實習交流計劃”的具體推動者,當時提出這計劃是基于哪方面考慮?


陳幼南:當時,我在香港中華總商會擔任副會長,我們每年暑假都會資助香港大學生到內地實習交流,增長工作經驗。我想,中國內地發展這么快,香港的大學生應該有這樣的機會到內地工作,了解內地的發展情況,這對他們畢業后的發展有幫助。


記者:您還是國際潮籍博士聯合會理事長。為何會成立這樣一個組織?現在聯合會的發展如何?主要從事些什么工作、有哪些活動形式?


陳幼南:國際潮籍博士聯合會在2013年7月份在潮州韓山師范學院成立,在汕頭第五屆粵東僑博會期間正式掛牌。會員來自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、香港、澳門、臺灣、美國、加拿大、英國、法國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、泰國、澳大利亞等國家和地區。


潮州人除了在經商方面很有成就,還有愛讀書的優良傳統,很多學者都是潮州人。在北京、廣州本身已經有博士團的存在,大家都在探討是不是能夠聯合起來,所以在香港成立了籌備會。香港很多來自潮汕地區的學子讀的都是博士學位,他們對成立博士聯合會很有興趣,于是我牽頭成立了國際潮籍博士聯合會。很多知道消息的人都紛紛入會,經過兩年多的發展,會員已經達到600人左右。


現在,博士聯合會開始成立一些專業委員會,像醫學、法律、IT、金融等,為大家提供一個交流平臺。今年12月份,博士聯合會將在北京舉辦經濟論壇,邀請全世界最著名的經濟學者參加,由香港嶺南大學鄭國漢校長主持,論壇主題是從美國、歐洲、亞洲角度看中國經濟發展。


我認為,潮籍博士聯合會是開放的,不是潮州人,也可以來參加我們的活動,其他族群的人也可以利用我們的平臺,利用我們的網絡來做一些事情。現在,我們也開始資助一些學者,鼓勵他們到各地進行交流訪問,也有一些潮籍企業家主動捐資來贊助這個活動。

談父親——

“父親很多理念無形中影響著我”


記者:在你心目中,陳偉南先生是一個怎樣的人,他對你的成長有哪些影響?


陳幼南:父親比較嚴肅,我們中國人、潮州人一般都是這樣的。他很少罵人,是很開明。我中學畢業后,被香港大學醫科錄取,當時進醫科專業是很難的,但我選擇去加拿大讀書,他沒有反對,沒有要求我一定要留在香港。他很尊重我的選擇,所以我要做得更好。


當初父親創業時很忙碌,但他經常會抽出時間陪我們去沙灘游泳、玩耍。雖然父親跟我們相聚的時間不多,但他的言傳身教對我、對我的下一代都有很大影響。他對人好,我看在眼里。他有很多朋友,而受到他的影響,我也有很多朋友,我的孩子也有很多朋友。父親總告訴我們要對別人好,在交朋友的時候,不要帶有目的性,不要去圖別人對自己有什么幫助。只要待人真誠,別人就會對我們好,所以便能交到朋友,這是很自然的。我的孩子也很認可這些道理。


記者:西方的管理比較重視規章制度,您父親則是比較“人情味”的人。在運營企業過程中,是否會因為中西方觀念的不同,與您父親產生沖突?


陳幼南:我在國外讀書工作,在管理方面很多理念都跟香港的做法不太一樣。我覺得要把嚴明的制度化管理和重人情的人性化管理結合起來,才能夠留住員工。我從來不會跟父親產生沖突,大家平時都是有商有量的。一直以來,我們采取的都是比較穩妥的做法,所以當外界發生一些大事時,對公司的影響都不會太大。


記者:偉南先生說過,他有三個兒子,一個是寶山中學,一個是沙溪醫院,第三個兒子才是您;并且說,假如他賺一塊錢,會把5毛錢用在家鄉。他這樣說,也這樣做了。作為親生兒子,您怎么看待他的說法和做法?


陳幼南:對人好,這是好事,也是我們應該做的;對人好,人也對你好,為什么不去做呢?父親在教育和醫療兩方面做了很多善事。教育對一個孩子的健康成長有著深刻影響,一個國家是否富強,主要還得看教育。


記者:他的這種理念也影響到您?


陳幼南:是。最近潮籍博士聯合會也在探討這方面的工作。我有一個朋友,是美國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醫學院心臟科的教授。十幾年前,我曾兩次邀請他和幾個外國教授來到潮州,一次在市中心醫院做心臟手術的示范,我還進手術室當“翻譯”——把英語翻譯成潮州話。那時還舉辦了講座,附近的醫生都來聽課,這些活動都取得了不錯的效果。


上海同濟大學附屬醫院有一些醫生是潮汕人,他們和市人民醫院有合作計劃,派專家來為潮州的醫生做培訓,也邀請潮州的醫生到上海去培訓,這是非常好的事情。廣東省人民醫院和中山大學的醫生也有同樣的想法,所以,最近我和他們在探討該怎么培養潮汕籍的醫生,具體要采用哪種形式。


記者:偉南先生在個人事業以及慈善事業上都有很高的成就,他的光環是否會帶給你壓力?


陳幼南:我覺得父親(的成就)帶給我的不是壓力,而是動力。父親很多理念在無形中影響著我。所以我也把很多精力投放在社團上。社團的工作,我答應了就一定會盡力去做。我和太太現在經常過去父親家里吃飯,很多問題我都會請教他。


談家鄉——

“要發展需懂得如何利用自身資源”


記者:您是在海外出生的潮籍鄉親,第一次回到家鄉是什么時候?當時家鄉給你留下了什么樣的印象?


陳幼南:我在美國、加拿大讀書,從事研究工作,住了16年。后來,我覺得自己應該為國家做點事,就在1985年回到香港,也是在那年第一次回到家鄉潮州。當時,沙二小學正在建設,我來到沙溪,覺得這里很陌生,但大家都說潮州話,又讓我覺得很親切。


那時候,中國剛剛改革開放,還沒有發展起來,大家穿的都是“解放裝”。我回到沙溪的老厝吃午飯,看到豬四處跑,覺得很有趣。


前些年,我每年總會帶孩子回潮州兩三次。記得以前韓江里面有很多沙洲,現在沒有了,江邊很多破舊的房子也拆遷了。那時候廣濟橋還沒復古,有很多人在橋上賣東西。現在修筑了城墻,廣濟橋恢復古貌,看起來很舒服。


記者:現在很多旅外的年輕一代,對根祖地、對家鄉認同感漸漸淡了,對此您怎么看?身為香港潮屬社團總會主席,您在向年輕一代傳播家鄉文化方面做過哪些嘗試,效果如何?


陳幼南:這個趨勢是很難逆轉的。但針對這個問題,我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。香港潮州商會成立90周年的時候,我擔任會長,做了很多關于潮州文化的活動。我找了一個非常高檔的商場來展示潮州的工藝品,并邀請潮劇專家陳鵬、鄭志偉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辦關于潮劇的講座,一連3天,每天一場,每一場都有幾百個學生來聽,臺下坐得滿滿的。


我們還舉辦潮州節,推介潮州文化。今年的潮州節10月8日在香港舉行,這一次也有潮州美食、潮州工藝品的展覽。估計幾天的活動時間里,參觀人數應該達到七八萬。我認為,潮州節要讓人感受到潮州文化與其他族群文化的區別,從而引起香港新一代潮州人的興趣,促使他們去接觸和了解家鄉文化。我在潮州商會擔任會長時,還開發了一個手機應用程序——潮人潮Apps,教人講簡單的潮州話。


我們還和香港理工大學合作,開辦了教授潮州話的課程。連很多非潮籍的香港人都來參加,他們通過這個課程學會了簡單的潮州話。課程結束后,老師帶著學生來到潮州,讓他們和潮州人對話。做這些事情,我感到很開心。


記者:不久前您被聘為潮州市政府決策顧問,在您看來,潮州要發展,要吸引人才,必須從哪些方面思考?


陳幼南:我覺得,一個地方要發展經濟,要看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基礎,有哪些方面的資源可以利用。很多在外的潮州人都是成功的企業家。國際潮籍博士聯合會里面有很多年輕人,都希望有機會可以創業。我在北京遇見一個20多歲的潮籍博士,從耶魯大學回來的,這幾年他在互聯網方面做得很成功,已經有一個幾千萬資產的公司。為什么年輕人在外面可以創業,在潮州卻很難?這是我們應該思考的問題。比如我們要看,潮州在高科技方面跟其他地方比較有沒有競爭能力?如果沒有,從哪些方面可以補充?別人在哪些方面做得比我們好?我們自己要先打好基礎,才會有人才愿意來到潮州發展。


潮州歷史悠久,風光秀麗。我去過鳳凰天池,那里很漂亮,很適合發展休閑旅游,但知道的人不多。潮州也是粵東的一座歷史名城,有很多古老的文化,在旅游方面還有很大的發展潛力。潮州要發展,就要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資源。


(文章來源:潮州日報  原標題為“陳幼南:家鄉很陌生又很親切”  ,本文有刪節;圖片來源:中評網)

不感興趣:0 愛看:0 +1
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粵ICP備07007352號-1 

Copyright(C) 2019 changshang web 深圳市潮汕商會 版權所有

關閉
时时票-线路检测中心